第一百八十六章 蓬萊異變

小說:極品丹童:掌門,喝藥啦 作者:文蘭公子 下載:極品丹童:掌門,喝藥啦ZIP下載 極品丹童:掌門,喝藥啦TXT全文下載
    看書海小說網 www.fdxzpo.tw ,最快更新極品丹童:掌門,喝藥啦最新章節!

    明月悚然睜開眼睛,發現外面天色剛剛蒙蒙亮,墨瑤和南宮雨柔站在她的身邊,一臉焦急地問道:“明月,今天早晨我和雨柔去看牛壯壯,發現豆如花不見了。牛壯壯已經醒來,問他是一問三不知,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嗎?”

    明月趕緊爬起來,來不及洗漱,便和墨瑤、南宮雨柔一起趕到牛壯壯住的茅草屋。

    牛壯壯似乎剛醒過來,一臉茫然地看著她們。他的傷口處纏著紗布,臉色雖然還很蒼白,但是氣色卻好了許多。

    他沉默地看著她們,緊緊繃著臉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明月問道:“壯壯,我昨晚過來看你,豆如花還守著你,你早晨醒來,知道她去哪里了嗎?”

    牛壯壯沉默地搖了搖頭,眼睛里只有茫然,聲音嘶啞地問道:“她走了么?……走了也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頓時氣結:“壯壯,你是什么意思?昨日我離開之時,和她談心,她還在說盼望著與你成婚……她能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牛壯壯傷感地說道:“我現在變成這樣,已經成了半個廢人,并不想耽誤她。她走了,對她不是最好的選擇么?”

    明月一時語塞,不知該說什么才好。原來,壯壯竟是失去了胳膊自卑么?

    明月想了想,安慰道:“壯壯,至少你還活著,不是么?沒有了胳膊,又能怎樣呢?”

    牛壯壯愣愣地望著遠遠的虛空,突然道:“明月,我想單獨和你談談。”

    明月和墨瑤、南宮雨柔對視了一眼,點了點頭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墨瑤和南宮雨柔走了出去,明月問道:“壯壯,你的胳膊不會影響你修煉的,只是會影響以后的使劍,你要堅強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牛壯壯突然打斷她的話問道:“明月,我只是想問問……納蘭眉黛……她怎樣了?”

    明月猛然看向牛壯壯,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,她喃喃地問道:“牛壯壯,你、你竟然問納蘭眉黛怎樣了?”

    牛壯壯低著頭,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,低聲問道:“是的,我想知道她怎樣了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無名怒火,怒吼道:“你的未婚妻是豆如花,她現在下落不明、生死未卜,你不關心她,竟然去關心一個不相干的人?你、你是不是太過分了?”

    牛壯壯抬起頭,臉色蒼白,眼神躲閃,嘶啞著聲音說道:“對不起,明月,我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冷笑道:“你放心,納蘭眉黛只是受了外傷,暫時還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你為了救納蘭眉黛,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,她這樣的人,值得你為她付出么?”

    “牛壯壯,昨晚如花跟我說,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你身邊,讓我一定要好好關照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,你喜歡的人一直都不是如花,我真為如花感到不值……你自己好自為之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想起如花當初捧著牛壯壯送給她的定情之物,一塊灰蒙蒙的劣質玉墜,那如獲至寶的樣子,心中猛然一痛,頓時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想和牛壯壯多說一句話,踉踉蹌蹌地走出茅草屋,心中充滿了悲哀,為逝去的柳長老,為韓如歌,也為如今下落不明的豆如花。

    墨瑤和納蘭眉黛正在茅草屋外面等她,見她眼睛紅紅的,都迎上來問道:“明月,怎么樣?”

    明月吸了吸鼻子,搖了搖頭道:“沒什么

    ,咱們走吧,我們去看看師兄們做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小島上晨曦微露,霧氣繚繞,空氣中帶著淡淡的海水腥氣和燒烤海鮮散發出來的香氣。陣陣海風吹來,讓人起了絲絲寒意

    “你們快看!”墨瑤指著半空中的蓬萊仙城叫道:“今日的蓬萊仙城看上去好奇怪,金色光柱似乎變大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三人仰頭看去,神秘的蓬萊仙城依然浮在半空,仿佛懸浮在半空中的城市,果然顯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清晰可見。整個畫面就像放大的遠景,眾人幾乎能看見城墻縫隙中頑強生長著的小草。

    城門后面云霧繚繞,仙氣飄飄,云霧中現出無數宮殿的屋頂,看上去神秘而又壯觀,飄飄渺渺,一直蜿蜒到遙遠的虛空。

    南宮雨柔喊道:“你們看,那座最大的最高的宮殿,看上去真是太漂亮了!”

    明月這才發現,城門后的無數宮殿中,有一座最是雄偉巍峨的宮殿,無比清晰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座宮殿雕梁畫棟、飛檐高挑,宮殿前圍著粗壯的廊柱,一級一級臺階延伸到云霧之中,顯得莊嚴而又華美,讓人心中生出一種肅穆之感。

    雖然一切都只是黑白畫面,卻讓人生出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。

    而那比原來粗了不止一倍的金色光柱,正是穿透那座宮殿的屋頂,直直地射入九天云霄之中,將整個天空都照耀得成了金黃色。

    明月遙望著那座神秘而又華麗的宮殿虛影,心中猛然一陣悸動,胸口戴著的那塊玉玨又變得灼熱起來。

    明月呆呆地盯半空神秘的蓬萊仙城,只覺得頭暈沉沉的,自己仿佛邁過虛空,來到了古城的門口。

    古城門的后面似乎有黑色云氣涌動,里面有個遙遠的聲音在嘶吼吶喊:“歸來……歸來……歸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曉兒,曉兒,你怎么了?你沒事吧?”耳邊有個聲音在溫柔地喚著她。

    明月猛然回過神來,才發現墨瑤和南宮雨柔不知何時已經離開,鳳傾城正站在她的面前,一臉關切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明月甩了甩頭,頓時出了一身冷汗,她趕緊掉過頭來不敢再看蓬萊仙城,嘴里說道:“九哥哥,蓬萊仙城好奇怪,我感覺自己的心神竟被那片空中古城給吸引了進去……”

    接著眼睛一下子紅了:“九哥哥,豆如花不見了。”

    鳳傾城摸了摸她的臉道:“一早我就聽說了,曉兒,這不是你的錯,你不要自責。她已經是大人了,應該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明月吸了吸鼻子道:“嗯,但愿她沒事才好。九哥哥,聽說你們昨晚去探查冥海,你們沒事吧?”

    鳳傾城道:“我們沒事。雖然冥海萬分兇險,但是那里是前往蓬萊古城的必經之地,我們避無可避。”

    明月指了指半空中的蓬萊仙城道:“九哥哥,光柱粗壯了一倍,蓬萊仙城也變得更加清晰,是不是到了進入的時機?”

    鳳傾城點了點頭:“傳說當光柱變成金黃色,古城門口有紅光出現之時,便是進入的最佳時機,按照時間推算,應該就在今夜亥時。”

    鳳傾城仔細看了看明月那張瘦了一圈的小臉,疼惜地道:“曉兒,你連著操勞了幾日,昨夜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明月道:“我沒事,睡得挺好的。九哥哥,玉玨又發熱了。”說完將玉玨取下來,遞給鳳傾城摸了摸。

    那塊玉玨仍然發著熱,表面上隱隱有一絲光華流轉。

    鳳傾城摸了摸灼熱的玉玨,肯定地說道:“這塊玉玨,一定和蓬萊仙城有什么淵源,你要小心戴好。”

    明月點了點頭,將玉玨戴回到脖子上。

    鳳傾城牽著明月的手道:“走,我們先去那邊吃點東西,大家都在海邊燒烤海鮮,一定有你喜歡吃得東西。”

    明月這才覺得肚子餓得咕咕直叫,開心地道:“九哥哥,你先過去,我去后面的山泉處洗把臉再來。”

    鳳傾城說道:“嗯,洗完趕緊過來吃,我先去為你烤些海鮮。”

    明月高興地點點頭,來到茅草屋的后面,那里有許多山泉,她捧起水洗了洗臉,覺得頭腦一下子變得無比清醒。

    她用袖子拭了拭臉站起來,急忙向鳳傾城說的那片燒烤地走去,因走得太急,差點和一個人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明月嚇了一跳,定睛一看,那人原來是水顏夕。

    水顏夕身著玄色暗花錦袍,站在一片綠樹叢中,正一臉關切地看著她。清晨的陽光照射在他蒼白的臉上,一雙瀲滟的桃花眼充滿了關切,整個人顯得邪魅而又孤絕。

    明月小心翼翼地打量他,見他表情正常,并不像發病的樣子,淡淡地道“水顏夕,早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說完迅速從他側面走過去,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水顏夕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道:“你逃什么?難道還怕本尊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說著一雙桃花眼緊緊盯著她的眼睛,暗暗施展出九尾狐一族的千媚迷幻術,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心底疑惑,難道九尾妖狐一族的千媚迷幻術真的對她沒有作用?

    他那種俊俏的臉離她很近,他溫熱的呼吸撲面而來,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散發出含情脈脈、魅惑之極的詭異綠光,仿佛一顆磁石一般緊緊吸住她的心神。

    明月一顆心狂跳,血液一下子涌到了臉上,一張俏臉頓時滾燙起來。

    明月心中又是厭煩又是焦急,極力將身子往后避讓,拼命掙了掙胳膊,見他抓得甚緊,臉色一沉,氣鼓鼓地威脅道:“水顏夕,放開我,否則,別怪我不客氣!”

    水顏夕發著綠光的桃花眼深深地盯著她,臉上露出高深莫測的笑意,心中得意地想:“本尊就不信了,你能再次掙脫我的千媚迷幻之術?”

    只要她重新愛上了自己,就一定會主動追隨自己到天涯到海角的吧?

    水顏夕正想得開心,手腕處傳來一陣劇痛,他定睛一瞧,只見小丫頭正低著小腦袋,對著他的手背狠狠咬了一口,他一痛之下收回法術、放了抓緊她的手。

    明月威脅道:“哼,再有下次,砍下你的手。”說完對著他翻了個白眼,一溜煙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水顏夕盯著她遠去的倩影出神了許久,又低頭看了看手背上的一排滲血的牙印,不由失笑地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明月跑出去老遠,直到看見幾個蜀山弟子才慢慢停下來。

    明月拍了拍頭,自言自語地道:“為何每次見到水顏夕都感覺到怪怪的呢?難道是他腦子不正常,從而影響到自己也不正常了么?果然和精神病呆久了,自己也會變成精神病啊。”

    此時,有個弟子走過來恭敬地說道:“明月長老,您好,我是丹門弟子坐云,鳳長老讓我請您過去用早膳。”

六合两码中特